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小说:小侯爷:我的心上人你也敢抢?殊不知抢人的竟然是皇上_情

发布日期:2020-09-20 05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皇上,您想把我这卫队长怎么样?杀了?”

黑衣人脖子立刻凉凉的,头上直冒冷汗,立刻把朱靖像死狗一样往外面拖。

禹凤翔这才取下黑色饰毛风帽,双手负在身后,走到朱靖面前冷冷地盯着他。

“你真厌烦他,为什么要让他做卫兵队长。“

握着长枪就冲那人背后戳过去,黑衣人仿佛身后有眼,头也不转,反手握了长枪。

“将军你说呢?“

“来人啊,有人袭击将军,快来人保护将军!”

朱靖这才看见,原来进帐的黑衣人是皇帝。

禹凤翔眉头一皱,沉声道:

天哪,这绝对不行!

“都说英武将军豪爽大度,对这临安小侯爷倒是不一般。“

可这半夜三更的,皇帝到李茜茜帐里作甚么?

凤茜淡淡一笑,嗔他道:

“冒犯于朕,不可轻饶,杖四十军棍留下他的人头,给你继续玩好了。“

“皇……上,将军绝……绝不能……进宫,西南的……贼寇……还等着她……!”

“皇上,你还没有说要把他怎么样呢?“

凤茜明知朱靖冒犯的是禹凤翔,却装作不知道,站到一旁,像看比武比赛一样悠悠地欣赏。

朱靖颓然倒在地上。

她不是说朱靖是她的仇人吗?却又让他做了她的卫兵队长。

“随皇上的意,那打完军棍让他做苦役去吧。“

禹凤翔伸手掩了她的口,大跨步就带着她进了大帐。

想了想,杨五五还没出现在她面前,她还不想朱靖这样死去。

嘴里塞着布团,兀自呜呜大叫:

凤茜趁这时回帐整齐衣服,才走上前来,笑着问禹凤翔:

“当然是皇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。“

他有些看不清楚李茜茜的心意,故意这样问她。

来人笑意晏晏,漆黑的眸子浓浓的剑眉,龙章凤目,这人竟然是禹凤翔。

禹凤翔带的人可不是吃素的,俱是宫内高手。

朱靖见黑衣人竟然从自己的身边越了过去,直接拉了凤茜的手。

朱靖竟然觉得长枪就像戳入了铁块,动也不动。

禹凤翔颇有兴趣地看着她。

一见朱靖竟然敢向皇上出枪,吓得心神俱裂,统统扑上前去,趁朱靖与禹凤翔角力之机,把朱靖扑倒在地,捆绑起来。

“皇……“

“皇上,我们不是说好不谈这件事情了吗?“

禹凤翔打量了她一眼,只觉得眼前人红衣鲜明,威而不怒,美似芍药牡丹。

六皇子的母亲是临安侯最小的妹妹,及笄之年就嫁给了禹凤翔,不过生六皇子的时候难产而死。所以,禹凤翔对六皇子存着一份愧疚之心,颇为疼爱。

心中一痛,仿佛有人动了他心爱的珍宝,不由十分愤怒。

凤茜一笑,故意道:

被捆在地上的朱靖听了,只觉得当头一棒。

凤茜知道,只要她现在表示出一点点对朱靖有好感,禹凤翔恐怕会马上杀了他。

可怜朱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兀自昂头大叫:

“鸹噪!“

“将军这番打扮,不是男儿胜似男儿,朕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英气美丽的女子。你也别打去打仗了,还是随朕进宫吧。”

“以前他想杀我,现在我想让他做看门狗,每天向我卑躬屈膝摇尾巴,这样不好吗?“

凤茜心里一紧,禹凤翔却挥了挥手:

禹凤翔颇有兴趣地看她:

心里大惊:完了完了,自己竟然袭击了禹凤翔,这下子脑袋难保。

皇帝,这是看上了他未来的妻子?要她进宫嫁给他?

身后的黑衣人立刻扯下腰带,塞到了朱靖嘴里。

“皇上请随意,只要临安侯和六皇子不找皇上哭,这样办其实也不错。省得我平常看着他也厌烦。“

这时候,凤茜走过来又问:

“他刚才想行刺朕,把他杀了也在情理之中。“

听凤茜这样说,有些犹豫起来。

眼前一亮,唇边勾起一笑:



上一篇:43岁癌症去世!半年前他还是扣篮大赛评委 众球星和美 下一篇:没有了